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汽车美容

十一同人异命

来源:我爱车   浏览量:1   发布日期:2019-10-21

回去的路上,我跟吴子明沉默着。到了借宿的那户人家,我看了眼门前昏黄的灯光,深呼了一口气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迎接我们的,是三道诧异的目光。

王鸣一家三口此刻正在吃饭,三个人围着一张小木桌,桌上摆放着一盘花生,一盘芹菜,还有一杯酒。对于进来的这两个不速之客,女主人愣了下,随后起身拿给了我们两个马扎。他们的女儿看了我一眼后,便继续埋头吃起了饭。

“要不要一起喝两杯?”王鸣抬起了头,看着我们两个认真的说道。

“嘿嘿,不用了,那多不好意思。俺俩这次过来,是想问你一些事,希望你能帮帮我俺们。”吴子明嘴上这么说着,眼睛却一个劲的瞄着地上的那瓶酒。

“拿两个酒杯来,带着囡囡去屋里写作业去。”听了这番话,女人放下了手中的馒头 ,干净利落的拿了两个酒杯过来,随后便领着小女孩走进了里屋,“啪”的一声把门给关住了。倒满了酒后,王鸣从兜里掏出了一喝红将,一人递了一支。

结果那支烟后,我没有点燃,直接放在了桌上。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饱经风霜的面颊,我开口道:“其实我今天来,是想问一下,王大志这个人,到底怎么样?我听说村里好像有不少人给他写了举报信,说他干了不少坏事。”

王鸣听了这话,笑了笑,:“这事你不该问我。毕竟我跟他可没什么牵扯。他这个人是好是坏我也不敢说,我觉的他坏,说不定有人觉得他好呢?对吧。”说完之后举起酒杯来抿了一口酒。

“那为什么我还听说那些举报信里还有你的一封呢?跟他没什么牵扯,会写举报信?”

王鸣听完这句话后,脸上依旧古井无波,无悲无喜,仿佛老僧坐定般,也不说话,就是一直盯着我们两个。他的脸本来是赤红色的,此刻不知是因为酒劲上头了还是因为生气了,脸色慢慢黑了起来。正在这时,忽然间听见“噗”的响了一声,紧接着就是一股恶臭袭来。

我一脸嫌弃的看向吴子明,这家伙哭丧着脸,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“对不起,没忍住…” 说实话,那一刻我连打死他的心都有了。我之所以不说话,就是为了给王鸣施加心理压力,这下好,心理压力倒是有了,不过是我的。

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出乎意料的是,因为这个屁,王鸣开口了。他先是笑了一会,看着吴子明渐渐凶狠的眼神又闭上了嘴,但是眼里依旧疯狂扫射着一种名叫忍俊不禁的子弹,最后喝了一口酒,点上了烟。

“我跟王大志确实有过节,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。他以前收过蒜,我卖给他半年后没给钱,不只没给我一个人,到最后我们一群人就去他家里闹了,顺便还写了一封举报信。类似这样的事,还有很多。咱就不提了,问了也没人跟你说。”

“你说的一群人是多少个人?”我追问道。毕竟三个是一群,五十个也是一群。

王鸣眯起眼想了想,不确定的说道:“忘了,好像是十几个,也可能是二十多个。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,我也记不太清了。”

“十几个?不可能吧?难道他收完蒜后一个都不给钱?”吴子明有些诧异的问道,顺便闷了一口酒。

王鸣笑了笑,自己也灌了一口:“谁知道呢。跟他关系好的肯定给,关系不好的就先不给,人家也没说不给,就是说自己现在没钱给你们,等有钱了再给。就这么拖了三四年,直到他死,我也没看到那钱。他写给我的收据,我现在还留着呢。要不要拿出来给你们看看?”

我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现在不急。除了去他家闹,你们有没有通过别的途径,也就是说别的方法去他家要过钱?”

“比如说威胁他,杀人放火之类的。”一旁的吴子明很阴险的补上了这么一句。

王鸣闭上了眼,像是在沉思:“背地里谁都骂他,但是要说明面上的威胁,还真没有,毕竟人家有钱,他舅子又认识几个道上的,咱这种普通老百姓,不是被逼得没法治了,谁敢惹他?。”

我叹了口气,在心底苦笑了起来,的确,这年头蒜才卖几个钱?区区几千块钱,他们忍下去的可能性的确很大。然而脾气这东西跟弹簧一个道理,压得越狠,弹的越厉害。当初受的闷气越多,那么爆发出来的戾气也就越大。

吴子明放下了酒杯砸吧了砸吧嘴,用一种看智障的神情说道:“那你们干嘛告他?现在都是实名制举报,一告一个准。”

王鸣嘲讽的笑了笑,指着西边,以一种对智障说话的口吻说道:“诺,我的大兄弟,三年前我们村里有个傻子,那家伙浪费了十几年粮食,高考没考上不说,回家又受不了王大志的做事风格,又是写举报信又是跑到人家门口说要去法院告他,结果呢?

被人家揍断了一条腿,当夜就被吓得就跑了,到现在连村子都不敢回。不信你去看看,他家现在还空着呢!别整天咋咋呼呼好像牛的不行,不是我说你们,这社会哪有这么简单?你们还太嫩!同样是人,人家王大志是坏,可是人家有钱,过的比咱舒服,人家穿的一双皮鞋,咱这辈子可能都穿不起!咱们呢?在地里辛苦一辈子估计都赚不了人家的十分之一!现在这社会,有钱的才是大爷!所以人有时候啊,就得认命!”王鸣唾沫飞溅的说道,脸色又涨红了。

听了这话,吴子明不吭声了,只是像发了疯的牛一样,两个鼻孔里疯狂的喘着粗气。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嘻嘻的端起了酒,喝了一口:“老叔你这人不实在,说让我们认命,你咋不认命呢?”

“我咋就不认命啦?”王鸣笑了笑,端起了杯中的酒。

我看着眼前的王鸣,叹了口气“你要是认命的话,何苦赚钱供儿子上大学?你要是认命的话,干嘛非得杀人呢!”

一字一字,坚硬如铁,冰冷如霜。

性感美女图片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