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汽车品牌

医生把心脏还给我

来源:我爱车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19-10-21

ICU病房

“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。”手术室走出一个白大褂男子,正是此次手术的主治医生——王晓磊。病人家属愣了一下,瞬间嚎啕大哭起来:“大夫,救救孩子吧!”王晓磊安慰了几句,毫无表情的走进了手术室。手术室内,护士颤颤微微地站在一旁,手中的托盘上放着镊子、手术刀等等移植脏器用具。冰冷的手术台上,一位年龄差不多八九岁的男孩正在拼命挣扎。

男孩的左肾部位划了一道巨大的口子,用手术线缝了一遍。肝、脾、髓、胰、胆,这些地方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伤口。王晓磊冷着脸给男孩注射了吗/啡,这种药物将短时间使男孩失去痛觉。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战栗着轻声问道:“王大夫,吗/啡是毒/品,我们这样私自使用,会不会……”

一旁的一个中年护士瞪了小护士一眼,“怎么,你对王大夫没信心?”中年护士皮笑肉不笑的问,“还是说……一条船上的人,你想报警?”

“不不不!绝对,绝对没有!”小护士急的直摆手。

王晓磊在男孩身上动完刀子,擦了擦被血弄脏的手,平静的说了声:“养虎为患。”听王晓磊这么一说,一个站在年轻护士身后的男医师一刀落了下来,手起刀落,年轻护士立刻就不吱声了,倒在地上奄奄一息。“准备一下,这家伙也取了吧。”

年轻护士被抬走了。手术台上,小男孩已经断了气,身上的五脏六腑都没了,一条条明显的口子扎人眼疼。不过所有人都若无其事,有秩序地把内脏装起来。没有内脏的男孩被送往了太平间。推尸体的老汉叹了口气,转动着手里的佛珠。

募地,男孩睁眼了,老汉并没有注意到,推进太平间就自顾自的离开了。男孩坐起来,圆溜溜的眼珠瞪大得占了四分之三张脸,嘴巴自耳根一直延伸开来,发出“咯咯”的讥笑声,在漆黑的夜里格外毛骨悚然。男孩自己开始拆线,鲜血顺着伤口川流不息的流,一直淌到地上,一片绯红。男孩看着空壳似的身体,嘴里叽里咕噜的咒骂起来,他眼睛滴溜溜的转,邪邪一笑,计上心来。

第二天,王晓磊接到一个ICU病房脑瘤的急诊患者。王晓磊邪恶的笑笑,心想又一个能在黑/市捞一笔的病人。他穿上洁白的手术服,活像白衣天使,可谁知这衣服下面是血淋淋的恐怖人心……

王晓磊走进病房,一个孩子孤零零地躺着。王晓磊戴好口罩和手套,向中年护士那走去,熟练的拿起一整针管的吗/啡。

中年护士像一段木头般一动不动,王晓磊开始手术了,也无人上前帮他消毒。王晓磊气的胡子都飞了起来,“怎么了?都吃熊心豹子胆啦!还不赶快过来帮忙!事成之后二八分!”可所有医护人员都像事先约定好了似的,心照不宣,谁也不上前一步。

王晓磊快步走上前,一巴掌扇在中年护士脸上,“要不是我帮你隐瞒你公款吃喝的事迹,你能这么顺利当上护士长!?”继而他又转向其他人,“赵养眼,你当做院长的小三,是谁没揭发你!孙漂亮,你贿/赂部门主管,靠潜规则上位,谁在后面给你撑腰!……”(好吧小女承认小女的确偷懒不想想名字)

病房里除了王晓磊的暴跳如雷,什么都没有,安静的可怕。王晓磊尽管是幕后黑手,却无刻不担心会被反咬一口。“喂,说话啊……”王晓磊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“咯咯咯……你们都逃不掉的,咯咯咯……”

王晓磊感觉裤腿被人一下抓了住,且一股灼热的疼痛感从握住自己的地方传开,既麻又疼,像极了没有处理过的骨裂。那只手有股奇怪的力量,使王晓磊像根木头般动弹不得,那只手又一用力,王晓磊清楚地听到了清晰的“嘎嘣”声。

王晓磊恐惧的瞟了一眼,抓住自己的正是手术床上的男孩。男孩的头发遮住了脸,露出来的嘴长长的裂开着,活像故事中的裂口女。眼睛和嘴里淌着血,身上的被缝上的伤口全被业余拆开,本来就丑恶的伤口又加上完全能看到不完全的器官,令人忍不住作呕。

王晓磊一愣,突然被卸下了手臂,一支特大号的针管被直接插进来,因为没有对到血管,王晓磊痛得嗷嗷直叫。紧接着,一把锋利的菜刀被硬生生的捅进了王晓磊的十二指肠里,又一用力,整个人被一下贯穿了。王晓磊瞳孔收缩,嘴里仅能发出“呜呜”的低语。

“救我……”王晓磊趴在地上,鲜血流得满地都是,嘴里还不时咳出来一些,他仅仅抓住最近的医生的裤脚,像只丧家犬般哭喊起来。

“你·好·烦·呐。”

锋利的刀慢慢划过皮肤,一同的还有冷冰冰的一字一顿的话语。男孩放开他,直身握紧刀柄,一刀穿过了被王晓磊抓着裤腿的医生的脸。“放心,你不会那么死的,”王晓磊绝望的双眼里映出全身是血的死去的男孩的冤魂,男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,“因为你的报应不允许你死的那么轻松。”

王晓磊无声地震惊了、绝望了,他眼泪汪汪的,“你是谁啊!?”

“人渣,死不足惜。”小男孩的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,“你杀了那么多人,也难怪记不住我。”

“那不能怨我!你们本来就治不好,还不如叫我把器官卖到黑/市!”王晓磊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“你想想,你们被卖进黑市,不但有一群人提高了生活质量,还有其他人可以移植!”

“可是我妈妈在车祸中只是受了脊梁骨尾椎骨折,你为什么要杀我妈妈呢?”

小男孩高高举起了刀。

“所以,你还是去死吧。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”

《医生,把我的心脏还给我》完

作者寄语:本文不针对任何医生和任何叫王晓磊的人,也只是选取生活中一部分“人”写的文章,感谢@郝裳玺这位书友对我的大力支持和一共11鬼币的打赏

美女图片大全

美女图片大全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