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汽车资讯

甩鬼

来源:我爱车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19-10-21

来历不明的皮包

末班公交车,静得异样。

可是这丝毫不能够影响车上这个女人的心情。这是一个穿着淡紫色职业装的女人,此时她的怀里正抱着一个红色的皮包,光艳夺目。这包是新买来的,大品牌却花了小价钱。一想到明天在办公室里可以好好地炫耀一下,女人的眼睛笑成了两条缝儿。

实在是太开心了,以至于女人没有注意到车子已经开过站了。车上所有的人不知何时都风一样地悄悄下了车,当女人回过神儿来的时候,车上只有她一个乘客了。

女人有点着急了,她背着皮包走向司机:“师傅,我坐过站了,能不能停一下啊!”

司机师傅一动不动。

女人更大声音地叫了一次。这一次,司机漠然地回过头来,他的眼神空洞地在车厢里扫了一遍,貌似并未看见什么人。

女人有些惊异了:怎么会这样?

难道司机看不到我吗?

车子依旧开得飞快,一直开到了汽车总站。这是末班车,司机熄火之后就下车了。女人想要跟着司机一起下去,却发现上半身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拉住了,动也动不了。

一阵寒意从女人的手臂上传来,女人一低头,只见那新买的红包里出现了两只苍白的手。那手的指尖像血一样红,正沿着女人的手臂向上爬。

女人想要张口大叫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那双手越爬越高,皮包裂开一个口子,露出了一双眼睛。

“啊——”

……

“好看不?好看吧?”段菲菲喜孜孜地把新买的皮包试给好友欧阳慧看。段菲菲说,这皮包是她上午刚刚从学校附近的交易市场买来的。学校周围的交易市场对于大学女生来说是一个好地方,因为喜新厌旧的女生们往往会把很新的二手衣饰卖掉,买时贵卖时贱,只要细心就能够淘到好东西。

“今天这个包,我可是赚大了!”段菲菲指着这个红色的皮包说,“这皮包绝对是大品牌的,可是因为是二手了,我买得好便宜啊!”

欧阳慧仔细看了看这包,皱起了眉头:“这种品牌的包,一般学生是买不起的。它不应当出现在学校周围的交易市场啊……”

段菲菲打断欧阳慧的胡思乱想:“不管怎么样!我赚到了!走,一起去吃饭!”

欧阳慧被段菲菲拉着走,在中午的阳光里,段菲菲挎着的红包发出了刺目的光,让人不得不闭上眼睛。

食堂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午间新闻,这个时候,一条消息吸引了两个女生的注意:

昨晚我市发生了一起谋杀案。死者为女性,年龄28岁,身份是XX公司的业务员。

尸体是在公交车上发现的。据末班车的公交司机回忆,当时,他并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女人留在车上,而且他下车的时候车厢内已经没有人了。经过仔细检查,公交车并没有被损坏的痕迹……该女士死于窒息……死前她紧紧地抱着一个皮包。经警方调查,皮包内并没有贵重物品……

段菲菲和欧阳慧断断续续地听完了新闻。这个时候,镜头照到了尸体上:只见那个死去的可怜女人穿着淡紫色的职业装,怀里死死地抱着一个红色的皮包。

“皮包!”段菲菲和欧阳慧同时叫了起来。

她们都发现了——死者怀里的皮包和段菲菲新买的皮包如此相似。

恰在此时,同学姚美走了过来。姚美一眼就看到了段菲菲怀里的皮包,她说:“你看到刚刚的新闻了吗?你的包……”

段菲菲很不耐烦地说:“也许只是一个巧合吧。”

姚美摇了摇头:“昨晚死的那个女人很奇怪。关于这个红皮包,有一个诡异的传说,你们要不要听?”

段菲菲和欧阳慧都睁大了眼睛等着。

姚美娓娓道来:鬼姐姐鬼故事_http://www.guijj.com/

三年前,有一个女孩子叫玫瑰。玫瑰手里并不宽绰,攒了好久才买了一个新的红色高档皮包。新包到手的那个晚上她特别开心,在外面逛了很久。天色越来越晚,路上的人越来越少,这个时候,玫瑰走进一个小胡同里。她面前有黑影,抽着烟。玫瑰心理“咯噔”一下,心想是遇到坏人了。玫瑰刚要转身逃跑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。歹徒伸手去抢玫瑰的包,那一瞬间,玫瑰的心里多么疼惜自己的包,她死活都不给歹徒,两个人撕扯起来。歹徒大怒,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,将玫瑰的双手齐齐地砍断了。

血流了一地,玫瑰的包还是被抢走了。歹徒兴奋地打开包,却发现这么高档的包里居然没有什么钱。歹徒更气愤了,他把包恨恨地砸到了玫瑰的身上,扬长而去。

玫瑰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哀嚎,身上还放着那红色的高档皮包。由于失血过多,玫瑰就这么死去了!

“玫瑰死了以后,那皮包沾了太多的怨气,于是一直作怪呢。”姚美说,“太吓人了,你们好自为之吧。”之后,姚美就离开了。

看着姚美的背影,欧阳慧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段菲菲说:“我不能把包丢了。这个包我太喜欢了。我才不要信姚美的鬼话呢。更重要的是……姚美这个人真是奇怪。上午的时候,就是她陪我去买包的,买包的时候她怎么不告诉这个包的诡事呢?现在她倒来吓我!”

段菲菲越说越气愤,拿着包离开了食堂。

阳光下,段菲菲的包红得更加诡异了……

性感美女图片

友情链接